导入数据...
西南民族大学应征入伍典型:马和帕丽
[四川省大学生信息咨询与就业创业服务网]  [手机版本]  [扫描分享]  发布时间:2019年6月27日
  查看:9
  来源:西南民族大学

马和帕丽,女,哈萨克族,新疆昌吉市木垒县人。2013年,西南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新闻专业本科毕业;2017年,在新疆军区某师装甲团组织官兵按照新的军事体育训练大纲标准评级中,她被评定为“特三”;2018年,被评选为师里的“铁骑先锋”,同年,当选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马和帕丽”用哈萨克语翻译过来的寓意是一种坚强圣洁的,永不衰败的天山之花。在马和帕丽的成长路上,她就像自己的名字寓意一样,击不垮也打不倒。

天山之花,义无反顾选择军旅生活 

1991年,马和帕丽在一座美丽的边疆小城出生。10个月大时,马和帕丽左脚小拇指指甲盖出现大面积淤青,医生诊断出她患有佝偻病、鸡胸和败血症。家乡的医院说她可能要锯掉脚和腿,但父母不甘心,四处奔走求医。治疗佝偻病和鸡胸需要做脊柱骨穿刺,由于马和帕丽年龄太小,身体太过柔软,手术前的她只能把身体蜷成球状。身边的小朋友们问她穿刺结束后的感受,她说自己就像电视里冬眠后刚刚苏醒的动物。为了治好败血症,马和帕丽全身的血被换过两遍。8岁那年她终于痊愈,“不知道痛不痛,我也不想回忆,”马和帕丽说道。

在治病的过程中,马和帕丽经历着同龄人未曾经历过的,顶着病痛的她在学校里并不差于其他人,成绩还遥遥领先。2010年,马和帕丽考上西南民族大学,学习新闻专业。

马和帕丽的大学同学杨静文回忆道:“印象中,马和帕丽是一个踏实靠谱,默默付出的人,她做事很有条理和规划,学习能力很强,每次上课她都很认真,学习成绩也很不错,是一个酷酷的,很有个性的女孩子”。“我是一个比较着急的人。”马和帕丽用三年的时间完成了大学四年的学业。提前毕业后,拒绝按部就班的她,在昌吉州政府的一则征兵告示中找到了方向。马和帕丽终于背起行囊,义无反顾地开启了自己的军旅生活。

梦想照进现实,可能并不是最初憧憬的样子。然而别样的军旅奋斗青春,在马和帕丽身上展现出截然不同的动人魅力。

军中花木兰,成为男兵里的女主官

爬战术是所有新兵都要度过的第一个难关。由于小时候的病,她害怕铁丝网把自己刮伤,她甚至尝试装病逃训。当自己成为新兵里唯一一个没有过关的战士时,马和帕丽明白,如果在军旅生涯的起点自己没有站起来,就将永远倒下。她回到铁丝网下挑战自己,尽管每爬一下,没有指甲盖保护的小拇指与地面接触时都会给她带来钻心的痛,但她这次坚持下来了,她战胜了自己的恐惧。三个月的新训结束后,她被评为“最佳新兵”。

一年后,她以优异的成绩被西安通讯学院录取。军校课程结束后,她拒绝从事通讯和后勤等工作,主动申请去装甲部队,并走上了坦克驾驶岗位。

2017年,新疆军区某师装甲团全团只有两个人被评定为“特三”,其中一个就是她。

2018年3月,马和帕丽当上了坦克五连的指导员。“你先立身为旗,他们就会跟着你上。”作为一堆男兵里的女主官,这是马和帕丽总结出来的经验,也是她镇住男兵们的“有力武器”。她不仅要有过硬的指挥技能、强壮的体格,还要在团队中起到很好的带头作用。

为了获得装甲等级证,获得驾驶坦克的资格,她付出的努力远远不止翻轮胎。她为自己制定专项训练计划,严格训练体能。她跟着男兵们一起练单杠、俯卧撑、平板支撑,举杠铃、哑铃来增强自己的上肢力量,以便开坦克时能轻松挂挡。

马和帕丽回忆起自己第一次开坦克的感受,那是又惊喜又惊吓。“说实话,第一次上岗我没敢闭舱驾驶。”在不到一平方米的狭隘空间里,人一坐进去,不仅闷得慌,驾驶舱里还充满了柴油味儿,噪音很大,灰尘也很多。马和帕丽说:“刚进去有一种幽暗恐惧症的感觉。”几十吨重的坦克,在高速行驶状态下,难免遇到磕碰。一趟下来开了五分钟,下车后马和帕丽发现自己的胳膊、膝盖全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因为驾驶舱里全是“铁疙瘩”,难免会被磕碰到。一层血泡一层茧,她的双手变得粗糙有力。两个月后,她以满分成绩完成了限制路驾驶课目,并通过驾驶员考试成为全师第一个女坦克车驾驶员。

无论是训练还是工作,她总是身体力行。板报评比,她带着连队文化骨干点灯燃油,做出了全团唯一一块立体板报。营里组织极限体能比武,她腰上挂着两个轮胎飞奔。去年年底休假,她主抓军事训练,在年终考核中连队所有课目全部达到优秀。2018年10月,马和帕丽被评选为师里的“铁骑先锋”。

训练场下,她是知心马大姐

马和帕丽连里的官兵们有时候叫她“导儿”,但很多时候他们都叫她“马大姐”。“作为女指导员,我还要懂那么一群真性情的铁哥们需要什么。”马和帕丽说道。

连队俱乐部配置了互联网教学系统,马和帕丽喜欢把自己从网上收集来的精品文章投到大屏幕上与官兵分享,一些网络热词迅速被官兵们拿来采用。休假离开部队时,她会细心地给官兵们留些“家庭作业”,有时是看一部自己推荐的电影,有时是利用休息时间外出上街做一件好事。

连里谁和谁闹情绪了,谁有家长里短的烦心事,马和帕丽总是第一时间了如指掌。官兵们诧异,指导员难道有读心术。她开玩笑说:“或许是女人的第六感发挥了作用。”训练场下的马和帕丽就是这样一位关爱战士们的马大姐。

迷彩是她最爱的华服

2018年3月,经过各级军人代表大会选举,马和帕丽光荣当选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无论是表彰奖励,还是怀疑观望的目光,马和帕丽都只是埋头苦干,从来不予置评。

今年春节后不久,马和帕丽在为两会准备议题时,想到了自己——她是师里第一个提干的女兵,是全师第一个会开坦克车的女驾驶员,是全团第一个参加野外驻训的女军人。

她认为,坦克驾驶其实并不难,只要肯吃苦,每一名女兵都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驾驶员。她希望通过自己和后来人的努力,有一天,“女兵开坦克可以不再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当梦想的大树扎根现实,唯有坚持方可枝繁叶茂,迷彩是她最爱的华服,挫折是她无悔的勋章。

在人生最灿烂的年华里,马和帕丽把青春和时光献给了军旅生活。这就是马和帕丽,坦克连里一朵坚强圣洁、受人尊敬的女人花。

马和帕丽.jpg


(微信扫描分享)
编辑:高校学生信息与就业指导中心